神劫

你好。
祁情。

写文的。写东西自己爽就好了。

主cp
王者信白云亮
楚留香华武邱蔡少暗双暗

楚留香区对酒行星汉灿烂
云梦祁孤渺,暗香祁云鹤,华山祁尽道




雷all程咬金all

鸽鸽鸽

dbq开学前任务多鸽了

周末回来更

没有想法,发点近况

我现在就是干什么遇见华仔就会激动
比翼双飞一进去发现是华仔就直接准备了技能都没安

开了个小华升pvp的装备打pvp

而且战功英雄令啥的这周能买的都满了
等下周吧

一个置顶

您安

这儿祁情/燕俔/秦渺

目前新坑华武《凡尘》

开学前31-9.2号每日一更
开学后周更,he

主食华武信白
不逆不拆对家不喜别进来

写文是为了进步以及愉悦身心,被喷首先考虑自身问题,不当人间沙马客。

200fo抽两人送饰物以及一篇凡尘主cp的车。

凡尘 「2」

  即尘在风雪声中醒来,模糊中似乎看见谁站在旁边,心下一惊,抬手御剑。待看清楚了是叶素凡才慢慢放下手。

  叶素凡看着他戒备的动作皱了眉,却没说什么。

  “道长,你今天一直都在此吗。”叶素凡身后一个女华山弟子道。

  即尘点了点头:“我的衣服只有那一件,沾了血,中途我醒来时发现不见了,但是我也不必出去,便没有留意。”

 女华山神情复杂,叶素凡与她对视一眼,摇了摇头。女华山对即尘抱拳行礼。“多谢道长。”便转身与门外一位女华山一起离开。

  叶素凡将被风吹熄的蜡烛重新点上,即尘在床上坐起看着他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何事。”叶素凡道。

  即尘看了他一眼,食指敲了敲下巴。“照理来讲我不过是一个暂时在此调养的武当弟子罢了,想必你们门派大能是不会来管的,只是今日居然来问我的活动,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叶素凡将门关牢,坐了下来。“清风十三式失窃了,很多弟子,包括我都看见一个武当出现。只是近日风雪颇大,没有外人进入华山,更别提武当。你是唯一一个。” 即尘心中纳闷,“如何看出那是武当?”

  “他身上穿着和你一样的衣物,不过没有血渍。”

  烛火在房内摇曳。即尘沉默不语,思考着什么。叶素凡看着他一本正经模样,问了一句:“你当真没有出去?”

  即尘愣了愣,对着叶素凡挥了挥衣袖,里衣衣袖轻薄,材质上好却一点御寒能力都没有。“看好了?我这样出去不冷死才怪。”寄人篱下,衣物无多,哪敢再添不必要的麻烦,不如早点修养好了回去罢了。只不过,回去又要解释了。

  叶素凡点点头。似有千言万语,却没说出来。
既然不是,那又是谁。清风十三式贵为华山秘笈,藏身之地却不过几个人知道罢了,而重要之人——那出现的武当,到底是嫁祸,还是混淆视听。

 即尘喝了药,云梦弟子为方便他尽快调整,放了适量的催眠药物。这使他需要大量睡眠。叶素凡刚准备走时,又看见这思考着的武当早已入睡,头不时点一点,生出几分呆呆的感觉。叶素凡没察觉到自己嘴角一点勾起。无声地走到人面前将他姿势调整,又为人盖好了被子。

  正欲离去,即尘却不知梦见了什么,发出一点痛苦的呻吟。“师弟…我右臂已伤…我已是强弩之末…我救不了他们……你就与我走吧师兄求你了……”叶素凡转头,才发现刚才没有注意到,已入眠的人的额头早已覆了层细汗。“我不是不救…师弟…我…”

  云梦在梦中来往,在梦中医治,此番场景,怕是早有所料。一个云梦弟子提灯而入,叶素凡后退了一点看着。云梦的治疗很快结束,走前仍叮咛一句:“这病乃心病,若是再出现这样情景,请叶少侠务必和我们说。否则,这不只是心病,乃心魔。”

  叶素凡点头,将话记在心里。他坐在床边抬手去抚即尘的额头,那一层细汗仍在,却不惹人厌烦。睡梦之中的即尘,不知是感受到了什么,还是云梦的治疗的确有用,梦话逐渐减少。

  只是那一句句轻微的求你了师弟仍让他心疼。
     白雪皑皑,华山之上的太阳终究是在这雪天之中落下了。

大半夜睡不着来写个设定。

凡尘里的华山大概是沉默型忠诚狼狗,他很多事情都不会说,都会默默地做好,面对武当即尘这样的性格他很珍惜,他喜欢温柔的人,同时即尘不是太能作自我决定的人,这也是为什么被师弟攻击的原因,后续有交代。

武当即尘则是内心犹豫型流浪猫。修为较高,虽然和华山相比仍有一段距离,但是战斗经验和华山一样丰富,但是对感情比较懦弱,无法作出决定,尤其是同门或亲人。因为幼年事件而想对他人温柔。本质上比较容易退步。

值得一提的是,我目前想写的即尘被攻击的原因是,在三位师弟遇难之际,他只能救出一个人。三位师弟是很好的朋友,也是武当新秀精英,活下来的那位认为他含有私心,又不想太过明显,才会装出勉强能救一个人的假象。

人心的确难料。

另外关于华武的感情路大概是华山叶素凡坚定的在他身后,为他在一些时候作出决定。而即尘则是叶素凡心尖的一抹温柔,他知道自己的心意,因在感情方面的懦弱而不敢过于靠近。正如很多文和小说一样,我会有事件推动他们在一起。「痴汉脸.jpg」

即尘战斗的时候很酷,华仔也是,希望我写得出他们帅气的万分之一。

凡尘 「1」

 

沉默华山x温润武当。

华山之上。

  两只白鹤飞过。隐隐约约可见剑气交错。
片刻后,其中一只白鹤上掉下一个人,沾了大片鲜血,染红了白衣。白鹤落荒飞去,一翅生疼,竟逐渐脱力。

  掉下来的少侠用最后一点力气提气轻身,仍在掉下来时发出了重物拍打雪地的声音。不断流出鲜血,奄奄一息。他抬眸望一眼周遭的华山弟子。

  叶素凡便看着他,上前把他从染红的雪坑里抱出来。豆大的雪正密集,叶素凡将他抱紧了一点,才听见他正在说话。

  “好痛……。”

  

  龙渊的弟子发现了一只折翼之鹤,小心翼翼地开始护理它。
温暖的房间内,白衣少侠躺在床上,两眼放空,不知在想什么。叶素凡已是第四次喂药,他却只是抿嘴转头。叶素凡不恼,只是无声地看着他,将药放下,云游的云梦弟子会再熬一份温热的送来,凉了也无碍。

  屋外寒风凛冽,第五次将药送至人嘴边。“说痛的是你,不喝药的也是你,折腾什么?”

  那少侠愣了愣,把头转过来了。叶素凡把药送去,看着人嘴唇微动,将药汤饮尽。

  罢了,叶素凡刚想离开,便看见床榻上人的目光正看着自己。“多谢……”

  叶素凡回得很快,下意识就是一句无碍。眼前人垂眸,眼中尽是悲哀。看得叶素凡有点心疼。

  “少侠是为何落到这里?”叶素凡问到。他没有问名字,毕竟只是人间过客,随手一救,能牵扯出多少故事呢。

 而人却不说话,良久才说了轻道一句不方便透露,又想了想什么,抬头与叶素凡对视着。“不知华山能否收留一下在下,在下这段时间回武当……可能有点麻烦。”

  叶素凡沉思片刻,自己平时都奔波于江湖,常在外留住,这房倒是不怎么回来。便点了点头。

  那人笑了笑,道:“有劳少侠了,在下武当弟子即尘。”

 叶素凡点了点头。“华山叶素凡。”
  
武当俊杰前十即尘。叶素凡想着。怎么会突然受重伤落到此地。是江湖恩仇还是演戏?

  近日雪越下越大,叶素凡脸上表情不变,却渐渐生了几分不安。清风十三式应该仍在那个地方,不会有人知道在哪的。

  今年的华山也没什么不同。

  

  

  即尘闭目养神,耳边是关门都盖不了的风雪声。

  突然听见那风雪声中夹着熙熙攘攘的讨论声音。便戒备了起来。片刻后听见了敲门声。“道长,我们是华山弟子,来看一看您。”即尘心里纳闷,看什么,一个病号有什么好看的。

  这么想着,起身去开门。

门突然打开,夹着冰碴子的风便一涌而上吹入房间,也刮得他的脸有点生疼。

  “诶诶道长你怎么只穿了里衣来开门啊,很冷的啊!”

  即尘笑了笑,侧了身,示意那几个华山弟子进来。关门后房间便温暖了许多。

  女华山笑着讨论着什么,即尘躺回了床上闭目。

  “道长除了你我们师兄还未抱过谁的。”即尘轻声嗯了一声,眼睛都没睁开。

  “道长你真好看啊,好好调养。”即尘道了句谢谢。

  渐渐的意识昏沉,几个华山仍在说些什么,却已经听不清了,迷迷糊糊中似乎听见门被打开了,风雪之声响了片刻又逐渐减少了,来人的声音很好听,几个华山嬉笑着,门又被开了。

  露在被窝外的手被轻握起,放回了被窝内。

  即尘便睡去了。

  

  

  叶素凡将粮食放在桌上,看了一眼还未醒的道长。抚了抚剑鞘,今天先例行去看一看清风十三式罢。

  他扭头出门,看见了门边那件带血的衣服。背上的鹤正流着血。

  叶素凡将衣服拿起,出门在悬崖扔掉。巡逻时让历练弟子出去买点衣服。

  

  寂静山谷内,一处几乎无法看见的洞穴。叶素凡用脚将积雪清开,就这么走下去了。

  而摆放着清风十三式的地方,除了覆盖的白雪,便再无一物。

  叶素凡回头,一个穿着鹤舞的人背对着他,匆匆逃走。

  定睛一看,衣服上没有血。

  可近日,到这里来的武当,就只有即尘一个。










时间设定是清风十三式失窃前,华山是和华真真高亚男同级别的人物。道长是被心有不甘的师弟打下来的,折翼之鹤也代表道长的修为受损。

哭辽,写着写着睡着了。

  
  

  

hello
我想写华武。

无题。

蔡居诚对于尘世有几分恐惧
恶语是他掩盖的方法

独独对于邱居新他的凶恶永远不能发挥到极致。

蔡居诚在点香阁的日子过得很好。
有酒有肉有花送。
只是酒肉入了腹便没有了。
花也会被他厌恶地扔掉。

他总是在陪客的时候一闪而过一个念头。

如果这是邱居新就好了。

着了魔。





殊不知
邱居新也着了他的魔。

信白新年贺文车。

好的终于写完了…还请老规矩。https://m.weibo.cn/5315818031/4191183242846068@

……我……我记起来我是个文手了。      然后……写个元旦贺文。信白的。写完继续遁,好好准备期末考。这个贺文是不在计划内的,所以……看看就好,看看就好。有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