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劫

你好。
祁情。

写文的。写东西自己爽就好了。

主cp
王者信白云亮
楚留香华武邱蔡少暗双暗

楚留香区对酒行星汉灿烂
云梦祁孤渺,暗香祁云鹤,华山祁尽道




雷all程咬金all

凤求凰个人向。

凤求凰个人。

手上握剑的力道更甚几分。已经用力到轻微颤抖。该用什么神情去看怀中中箭的人?

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会让人放下心来。

不再如故的戾气杀意会让人皱起眉头。

即使她并非命定之人,来渡自己,陪伴自己。可那么久的陪伴并非儿话。没有获得永生的人最珍贵的便是时间。

只有自己这种在永生中看淡一切的人,才会觉得时间流逝不过如同花开一样普通的事情。

那是两人共渡的时光。不论如何,都是无法抹去的温存。

该感谢这段缘,还是该怨恨这段缘。

永生不过是一场幻梦。

即使自己拥有。可身边的人都会一一老去。一一死去。

但他们会永远记在自己的心中。

唯吾所爱不朽。

唯不变是天地。

再次,只剩下孤身一人了。

那是游荡世间的第一年。

手中已经习惯了握剑。国因凤启,也因凤亡。

回到了游荡人世间的日子。

翱翔于世间的日子总是修闲。

那家又死了个人了。

这草木又再次生长了。

那家的孩子出生了。

那看到所有的眼睛淡漠得如同一潭死水。

那千年梧桐树啊。

抚摸着这千年梧桐的树皮。

它的枝干已经蔓延到了天际。

这些年不停的生长,不停的落叶。

像是和自己一样的命运。

会受伤,凋落,却不会死去。

思念千千万万。

直至天荒地老。

独剩你我。

坐在梧桐树下。

闭眸。

发丝落下轻抚自己的手背。

梧桐树下。

山川河脉贫瘠空虚。

在这山顶上的梧桐树,像极了素来不屑靠近人间的白凤。

白凤的性子里本就有孤高,不屑凡人靠近。

本就是最神圣的存在,怎么会屑于与凡人同行。

手中仍旧握着长剑,素白色的衣物没有半点华丽,像是普通的行人,又像是下凡的仙。

流浪,不归。仿佛是宿命规定给他的道路。

人的一生,能有多长?会有多少人陪伴?

不知道。所以不如不去靠近,不去接受,不让他们变成自己所珍视的东西。这样,就不会对失去有所惶恐。

这是游荡世间所得到的教训,若可以,他愿抛弃永生,当个普普通通的诗人。饮酒醉,欢做诗。放纵潦倒没什么不好。浪子皇孙也是所期盼的。

长久的旅行已经有些许疲倦。

靠着梧桐树,垂眸看着自己的手。

其实没什么好看的,可又有什么可以让他给上一眼?见过的好景色好事物太多。当真是没有什么入得了眼了。

先入睡罢。

待醒,又将提剑上路。

唯有剑之所指,才是心之所向。

闭目。

希望醒来后的旅行能遇上有趣的东西。

我是咸鱼让我瘫会。好几天前写的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