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劫

你好。
祁情。

写文的。写东西自己爽就好了。

主cp
王者信白云亮
楚留香华武邱蔡少暗双暗

楚留香区对酒行星汉灿烂
云梦祁孤渺,暗香祁云鹤,华山祁尽道




雷all程咬金all

《我情独终》

大佬信x业余coser白

我可能写得很急促特别像流水账
文风真的是不好如果说嫌弃的话我也能理解
瘫会
很多地方会有不合理的思维
一切为剧情需要
谢谢
晚安

李白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眨了眨眼睛。

妹妹妲己留的纸条放在床头柜:哥,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去上学,你别动家里的东西,好好写稿子,尤其是我的c服。

李白坐起来挠挠头闭上眼打了个哈欠。

同母异父的妹妹妲己目前和自己住在一起,反正都是家里买的房子。

李白已经毕业,是个作家,稿费能养活自己和妲己。更何况有家里做支撑,自然是衣食无忧。

苏妲己是个大一生,喜欢穿小裙子,好像玩cos,在自己的零花钱里偶尔抽出一点去买c服。不够的时候就问哥哥借。

李白倒也不只是个作家,他受妲己影响,偶尔也会玩玩cos。

他下了床去卫生间洗漱,镜子里的自己有浅浅的黑眼圈,乱糟糟的头发吓了得他马上在梳子上沾点水把头发梳到整齐。

携带进卫生间的手机响了一声。李白把口中的水吐出来拿下毛巾来,顺手看了一眼屏幕上的信息。

自家妹妹:哥,后天xx那里有个漫展你去吗?

李白把毛巾湿了擦了擦脸后放回原位,等手干了后他拿起手机划开锁屏回复妲己:去。

他又打了个哈欠,走到电脑前放下手机打开电脑。他伸了个懒腰。

“我看看……今天要写完了吧。”

李白穿着凤求凰的服装在接受妲己的化妆。

“哥,低头眼睛往上看,对就这样。”

李白很听话任她摆弄,闭上眼的时候,有个白色的身影在妲己背后停留,目光灼灼注视着闭上眼的他。

片刻后那人离开,李白睁开了眼。

李白cos的是一款游戏里角色的皮肤。其实大热天如果穿另一个皮肤可能会热死,所以妲己才给他挑了凤求凰。

一路上问他合照的人很多,李白点点头,面对镜头的微笑帅气而温儒尔雅,结束后点点头以示礼貌。

有人注意到背后那个白龙吟上去拍照。虽然同时间被很多人照相,那人也在一动不动的看着李白。

只要李白一动,他就跟上去。

“下面有请本次漫展的赞助商,韩信先生。”

李白走到舞台前,往后一看,长吁一口气。那阴魂不散的白龙吟终于走了。

他转头看向舞台,却愣了一下。

那身白色的盔甲,银发,除了白龙吟还能是什么。

韩信一眼就看见他,众目睽睽之下对他笑着,有人沿着韩信的目光看过去,却没看见李白,便扭头继续逛。

李白和韩信的目光遥远的对上,他退后了一步,转身看着正在挑选礼物的妲己。

“妲己,好了吗?”

妲己看见他一脸惊恐,有点茫然:“可我才刚开始挑呢哥。”

李白有点尴尬,比了个ok让她继续挑。

舞台上穿着白龙吟的韩信已经说完了话,把麦克风给了主持人下了舞台,在穿梭的人海中寻找李白。

眼中出现了和自己一样的白色,身边站着一只小小的仙境爱丽丝。

在那里啊。

韩信笑了笑走过去。

李白在专注的帮妲己评价礼物。妲己拿起一个挂件来问他怎么样。他笑了笑,答案千篇一律:“你要买就买了。”他和妲己都带够了钱。一个负责买买买的费用,一个负责吃吃吃的费用。

妲己正想问他另一个,抬头看见韩信站在面无表情直视一堆礼品的李白后面。

韩信余光瞥见了妲己的抬头,对她笑了笑。

“哥……后面……”妲己一时嘴快,已经出口。

李白转过头看见韩信的脸庞时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韩信眨了眨眼看着他:“来认识一下你。”

李白回过神来,看着他没说话。

韩信笑了笑心里想他有点可爱:“是这样的,今天没有人出凤求凰,只有你,就想认识一下。”

李白安静的听着,妲己看着自己的帅气哥哥另一个大帅哥说话表示有点儿亮瞎,转头继续挑礼品。

“没有cn,叫李白。”李白缓缓道。他只是业余的,不像妲己有个cn。

“我也没有cn,名字是韩信。”韩信盯着他,招呼过来不知道是谁的人,那人给了韩信一张卡片。就离开了。

韩信把卡片递到韩信面前:“我的联系方式,有时间找我。”

李白接过看了看。

“文化公司?”李白惊呼一声,反应过来好像不太文明,闭上了嘴。

韩信挑了挑眉,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能帮忙出书吗?”

李白,作家,写的网络小说较为出名。

但一直收到的只是网站的稿费。

他想出书。

有能力的年轻人总是希望做些什么让自己在社会上留有一席位立足。

而李白的方式就是出书。

并且不靠家里,靠自己。

文化公司是可以帮忙出书的,他一直没能认识这样的人,去到某公司,某出版社谈又因某种原因拒绝了。

“你想出书?”韩信问道。

李白点了点头,攥紧手上名片的力度重了几分。又松开。

“如果不行就算了……”

“当然可以。”

李白还未说完,韩信打断了他的话。

李白抬起头看见韩信笑着答应了他。松了口气。沉思了片刻。

“你有手机吗,我给你加我QQ。”伸出手向人索取些什么的样子。

韩信把手中一直拿着的手机递给他。然后看他打出一串数字,利落的按搜索。

李白的手指细瘦修长,好看得很,韩信对他的好感又上升了几分。

他给韩信搜索完后自己拿出手机按同意。韩信看了眼新加的人的QQ昵称,感觉有点眼熟。

“你是最近写小说比较火的那个作家吧……?”

李白点点头。韩信接着说:“那怎么没人帮你出书。”

李白愣了愣。“……原因……很多吧。”

李白拉着妲己一起去卸妆。韩信静悄悄的跟在他们后面。

“你……不离开吗?”李白回头看一眼问道。

韩信摇摇头,“家离这近,不急。”他目光跟着坐下的李白走动,李白安静的闭上眼睛接受卸妆。韩信也跟着坐下来,拖起腮安分守己的看着李白。

是一个安静的人。韩信想。

“我们家离这儿也挺近的!”妲己像是想到了些什么,说出口来。

这样啊。韩信把妲己的话听入耳中。食指轻轻敲打自己下巴像是在想什么但目光一直停留在李白脸上。

李白素颜本就好看,常在家写作而不出门,他的皮肤白嫩,和妲己这个在女生中都白的好看的小姑娘不相上下,他的眉眼细长,是男性中好看的典范。而典范还有另一个,就是韩信了。

李白闭上的双眼因为妆娘的动作而轻微颤抖,睫毛像是扑棱的光点,又长又好看至极。

韩信想,可能栽在了一个人手里。

几日后。

李白在客厅倒了杯水。

妲己今天放假,她窝着身子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遥控器,换了好几次台。

李白的新稿已经写完,闲是的确有点闲。

“哥,那人说帮你出书,会不会是骗你的啊。”

妲己突然冒出一句话,目光继续盯着电视。

李白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她说的是韩信。

“没事,他应该不会骗我们的。再说了,咱们如果一家不行另一家也可以。”李白笑了笑道。

妲己回过头来看他一眼然后转头继续看电视,“也对。”

李白默不作声,喝了口水。

他其实不认为韩信会骗他,相反,他觉得韩信一定会帮他出书的。

为什么对这个人有信任?他自己也不知道。

可能有的时候一个人对一个人的信任是没有理由的,也许算是上世缘分。李白这么想着。

晚间8点23分

李白和妲己刚在外面吃完饭回来。

他的手机屏幕闪了闪,李白边换鞋边把手机屏幕打开,给他发信息的人是韩信,李白写上了备注。

韩信只发了两句话:“明天来xx公司见一下我。出书。”

李白坐在台阶上盯着屏幕看,良久才回了一句:“好。”

李白站起来,妲己已经打开了电视。

夜晚,美好至极。

以至于更期待明天。

李白出门的时候阳光烈得可以。

他是那种少出门的人,所以皮肤白嫩,连妲己也会偶尔嫉妒一下。纯黑色的领带已经系好,白色的短衬衫,黑色长裤还能勾勒出他腿部的线条。他并非纯正的宅男。摘下度数低的眼睛他也算得上一个男神。

韩信的公司离李白的地址很近,可以走过去。等到他到了韩信给的地址后倒是吓了一跳。这公司规格大得可以。很快他调整好心情走进去。

“啊,喂我是李白。”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显示来电是他存下来的韩信。

李白接了电话边走边看环境。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这里韩信,你到了吗?我派人接你。”

“好的谢谢。”反正自己没来过这里,找人带一下也好。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五分钟后赵云赶过来。

让他看看…看上去很乖顺的人,而且是公司里没有的人,这是韩信给他的描述。

他看见了坐着的李白。安安静静。乖顺。

“你好李白先生吗?”

李白点点头。

“好的请跟我来。”赵云做了个请的手势,李白站起来走了几步等赵云跟上后他慢下来跟在赵云后面。毕竟自己不是什么大角色,还要带路,还是走在后面好了。

李白推门进入韩信办公室。

办公椅上的人转过来示意他坐在自己面前。

“你的出书是百分百可以的了,叫你过来是通知你并且今晚有个聚会是参书的合作人的聚会。你看意下如何。”

李白看着他,安安静静的听着。

“好的。”

韩信以为李白安静乖顺。

后来他觉得。只有他不喝酒的时候才是。

他也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人能一次性灌醉那么多人自己才醉的。

聚会后的ktv上李白拿着酒杯,连灌整个KTV的参与者。韩信最近不喜喝酒,安静的坐在他旁边唱歌。

“哪里哪里,谢谢您的帮忙才对。”李白对过来的诸葛亮笑了笑和他一起干了一杯酒。后来李白连哄带骗又灌了诸葛亮几杯。

就这样诸葛亮被灌醉了。

韩信在一旁心情复杂的瞥了他一眼。也许是感受到韩信的目光,李白转过头来对他笑了笑。也许是酒精作祟。在微弱灯光下的李白脸色微红,笑容浅浅。韩信没说话,勾起了唇角。把麦递给别人。闲置出来的手一只搭上李白的肩膀,一只拿起酒杯,他翘起二郎腿侧过头靠近李白耳畔:“与我干一杯?”

李白点点头:“好。”

只有醉一场,入睡才有梦。

“你在哪层哪楼哪房?”韩信背着李白问。

李白晕晕乎乎道出“a栋903”。

李白被送到的时候,妲己开门还一脸懵逼。韩信解释了很久她才捋清楚。

等韩信出门后,他拿出手机。

“喂赵云,找一下wz区那里的ry小区那里有没有a栋903附近的房子。”

“你要住?”赵云不知道在搞些什么,电话那头是窸窸窣窣的声响。

“难不成呢,无聊吗。”韩信插着裤兜走在小区路上。

“那你之前的呢?”

“卖掉吧。”

“行。”

李白在阳光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左右,他撑起身来环顾一遍四周。是他的房间,简约的风格,书桌上银灰色的手提电脑。

他又直接躺下去了。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

不对啊我操我昨晚不是去吃饭喝酒了吗,我怎么回来的?

李白陷入懵逼状态望着天花板,零零碎碎的回忆让他想得脑子有点疼,依稀记得是那个红色马尾的男人扶着自己回家的。一路上他似乎乖乖顺顺。

李白望着天花板脸却红了几分。

这是他第一次离一个除了妲己的人那么近,还是一个对他很好的人。

他还在沉思的时候妲己已经走进他房间,她手上拿着刚切的苹果,意味深长的看着李白。

“我说哥哥,那个大帅哥是你的谁。”妲己拿起一块苹果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后问道。

李白瞥了她一眼起身走到她旁边拍一下她的肩膀。“商业伙伴。”

然后准备去洗漱。

妲己不慌不忙跟着他走,然后慢条斯理的说了句话。

“可人家昨天扶着你回来呢。”

李白愣了愣没说什么继续往卫生间走,“不就是帮个忙你操心什么,怎么的你还想凑合我俩。”李白转头看着她说完笑了笑进入卫生间。

妲己看着他把门关上又拿起一块苹果塞嘴里边。不知道自己哥哥是真的还是假的没感觉。

韩信今早在和妲己撞见了,两人边走边聊了一下。准备各回各家的时候韩信突然间回头和她说了一句话。

“你能看得出来我对你哥有感觉吧。”

妲己看着他点点头。从昨晚他扶着李白回来就能看见。明明脸上是无奈的,可看着她家哥哥的眼神又温柔得很。

“你该不会要追我哥吧。”

妲己看见韩信点头。

李白已经洗漱完了,妲己已经出门去上学。

他边擦脸颊边往书桌走,电脑端的QQ依旧挂着,只是韩信的头像却在右下角闪烁。

李白把他的窗口打开,韩信把几幅图发了给他。

银枪:这是画手给你肝的书本封面图,你看看哪个比较好。

李白把那些图细细打量,才挑出来最满意的。

不是说都差不多,而是都太好看,各有特色,李白犹豫不决患有选择恐惧症。能做出选择真是让他委屈了。

仗剑天涯:我觉得这个可以。[图片]

韩信在屏幕另一端开着会议,他开着电脑投射ppt,余光看见右下角的闪烁笑了笑抬起头继续开会。

今晚行李应该都能搬到新家去,想象每一天都可能看见李白。他嘴角上扬心情愉快,连原本严肃的语调都有几分轻快。

一小时后。

李白喝了口水继续打字。一直不在的韩信终于给他回了消息。是一幅图。李白把窗口点开,整个人都吓了一跳。

韩信干什么?为什么给他看他穿西装的模样?李白脸部微红看着那副照片。

照片中的人只是漏出了下巴以下的部分。些许红发垂在肩上,穿着白色衬衫的人腰肢看起来甚是细瘦。

仗剑天涯:……干什么。

国士无双:给你看看。我觉得我挺好看的。没地方炫耀只好找你。

仗剑天涯:……

李白一拍桌子。这就是你发个图片给我的原因吗?撩人犯规的啊兄dei!!!!

韩信在另一边笑出声来。

早起的日子是悲哀的。

李白起来的时候还有点懵,手有点麻了,撑起身子来把被子掀在一边直接下床去。

走到客厅的时候妲己已经不在。他拿出手机看一眼今天的日期。周六无误,妲己去哪了。

李白走到冰箱面前打开冰箱看见里面空无一物。除了几盒牛奶。

妲己估计是下楼去跑步了,那个挂着小小狐耳挂件的钱包都没拿,更别说会去小区里边的超市买食材了。

李白叹口气拿盒牛奶出来放在桌子上,回房间换了件白衣服穿着长裤拿起牛奶出门。

噢天气真好,心情愉悦。

至少李白在看见妲己和韩信一起跑步的之前几秒是这么想的。

李白站在超市门口,咬着吸管看着妲己和韩信一起跑得有说有笑。

嗳,莫名其妙。

“嗳又不是没有男的女的一起跑步,你不就下来买食材吗。早买完早点上去写稿。”

李白低头笑了笑自己想太多,转身往超市里边走。早起让他感觉有点迷茫,除了要去买东西的欲望剩下的就是有点糟心。

先买东西,先买东西。

“我哥挺喜欢毛茸茸的东西的,比如狐狸这种,鸟也是他喜欢的。”

“这样。”

韩信听着妲己把李白的爱好过往统统抖出来,听到一些东西的时候忍不住和妲己一起笑了出来。比如当初李白初中的时候因为语文没拿满分哭了很久。韩信觉得既好笑又心疼。

妲己跑着跑着想转头看看,一转头就看见李白准备转身走进超市。

“我哥怎么在这……”

韩信顺着妲己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李白已经走进超市。

“我感觉咱们聊那么欢都被他看见了,会被误会。”

韩信扶着额头。沉思片刻才说话。

“假装跑到超市前边和他一起回去吧。我觉得ok。”

李白提着一袋子东西拿着手机看走出超市门,刚好撞见韩信和妲己一前一后跑过来。

两人像是刚看到自己的样子,分别对他打了个招呼。李白沉默的看着他俩,看得他俩有点慌。

最后是妲己先开的口:“哥,人家和我说对你挺感兴趣的,我就和他介绍一下你。”

韩信在一旁看着李白表情,没说话。

李白叹口气,从袋子里边拿两支矿泉水出来。

“跑完了吗,喝水。你也是。”后句是对着韩信说的,另一支水也递给了韩信。

韩信接过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抚一下他的手心。吓得李白缩回去。

“我们回家吧,我想吃早餐。”妲己在一旁道。

三人行的时间有点尴尬。

韩信和李白并肩走着,后边跟这个玩手机的妲己。

李白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想了很久才憋出一句话。

“你也住这吗?”

韩信对他笑了笑,点了点头。后来觉得这可能让李白不好接,于是答了个“对”。

李白点点头,说了句真巧,余光看见韩信凑过来有点慌赶忙走快了一点。

“啊哈哈,真巧。”

韩信想凑过去找点理由碰碰他,没得逞只好看着走快了一点的李白继续走。

李白边走边沉思了一会儿。

“来我家吃早饭吗,我下厨。”

妲己听见了李白的话,抬起头满眼期待。

“为什么别人在的时候你就下厨啊!不行我也要吃!”

“我这不是经常赶稿吗,妲己乖。”李白笑了笑安抚妲己。

“不管!我也要吃。”

韩信在一旁看着兄妹闹腾,李白笑着安抚妲己说会给她做好吃的,心里边软成一摊水。

你可真是珍宝。

“好。”

一个字吸引了李白看过去任了妲己闹腾,韩信勾起嘴角看着他。

韩信把门把带上,李白给他取了一次性的拖鞋。

韩信拿着一次性的拖鞋有点愣,瞥眼鞋柜的确只有两个人的拖鞋。嗳,算了,反正以后都是拐他去自己家住,这里没有自己的就算了。

李白提着刚买的东西走去厨房。他有点庆幸把食材买多了一点,不然邀请都邀请得没有底气。

这么想着的时候韩信就站在他身后看他把食材都拿出来,而妲己则装作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乖乖等吃的。

“你的书我们今晚就会在微博发公告,真正发行大概一周后。图都做好了。”韩信稍微贴近李白的耳侧,吓得李白手一抖,然后耳根微红。

“我知道了……你别那么近,我做饭呢。”李白转过头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把要用的食材拿出来,摆出一个大厨的模样。

韩信看一眼他拿出来的食材,不过是煮面而已,好像有种上战场的感觉。他觉得有点想笑,但不可能笑出来吧,笑出来准媳妇还不赶他走。不笑不笑。于是他只好拍拍李白的肩。

李白没理他,直接把火腿放好在砧板上切,韩信看着他微微低头的认真模样心情愉悦,他的侧脸线条柔和,认真的模样好看的很。韩信安安静静退出去厨房,继续和妲己讨论李白。

李白把面分好,分别拿出来的时候那两个人同时看了他一眼。

“干…干什么。”他把韩信的和妲己的分别放下然后看着妲己。看韩信他又哪里敢看。

妲己摇摇头,于是李白进去拿出自己的。走到半路妲己突然冒出一句:“哥你真的挺像居家好男人的。”李白脚下踉跄一下然后稳定身形。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李白的确很会做饭。

和自家妹妹同居的前期他就是天天给妲己做饭。那时候妲己胖了好几斤。后来李白网上写稿生活开始才慢慢停止,而妲己也慢慢的瘦了回来。

“所以我说你拐走我哥真的超级划算的哦!”妲己突然吃着面没来头的来一句感叹。李白抬头迷茫的瞅着她。“什…什么拐走?”

韩信咳嗽了一声,妲己只好摇了摇头:“哦不是没事没事。”

早餐时间过去了,韩信站在李白家门口,李白被妲己叫去送送韩信。

“下……下次再来?”

韩信笑了笑:“我就在你家楼下,会常光顾的。”

话毕他转身就走。

而李白在思考。

下楼不是没人吗,之前搬进来的时候那家人搬走了就留着了,上周都是空着的,咋回事?

真让人摸不着头脑呢。

门铃按响的时候韩信将袖口拉齐,结果开门的是咬着块面包的妲己。韩信瞅一眼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妲己眼中的失望显而易见。

妲己很不爽的看了他一眼:“这么想看见我哥,要不我把门给你关了吧。”

韩信笑了笑:“你大可以试一试。你哥呢。”

妲己知道自己估计是能被韩信折磨得死去活来给他进了门后才慢慢说话:“还在睡。昨晚连夜赶稿了。”

韩信径直往李白房间走,这座商品房的房子规格基本上都一样,昨天还观察了一阵子估计也摸得透彻。再加上从妲己口中知道了李白从来不锁门的习惯更加肆无忌惮。

打开门看过去,李白房间整齐得很。床上躺着一个人显然是李白。韩信走过去蹲下看着他。

入睡的李白睫毛轻颤紧抿着唇,身体随着呼吸起伏,韩信干脆扶着腮看着他。妲己识相的把门关上了。

韩信听见有风铃响的声音,抬头看是李白挂在窗边的风铃在响,风铃边缘刻了一只白鸟,李白并没有因为风铃响起来而醒,而是略微昂头继续睡罢了。

韩信抬起手伸出食指帮他把掉落下来的发丝拢回耳后,然后站起来看李白一眼。李白若是这时候睁开了眼看见韩信的目光估计会有点惊悚。那是猎者看猎物的目光,胸有成竹。又交杂着对爱人的温柔。

可能是势在必得吧。

韩信把衣领解开走出门去。

妲己窝着在沙发上,抬头看了他一眼:“咋的,走了?”

“你哥哥的书差不多准备好了,我得去公司完善一下。”

“原来不是为的见我哥才穿新西装啊。”妲己意味深长看了韩信一眼,韩信身上衣服整理得像新的一样,哦本来就是新的。

韩信默不作声,说实话他的确是想趁早看李白一眼,这样一天心情都好了。不过看了李白睡颜也不吃亏。韩信这么想着离开了。

恰好下一秒,李白就醒了,窗边风铃作响,他撑起身来,感觉有什么人进来过,可又像是没有。

“妲己,是不是有客人来过。”

妲己在客厅沉默了片刻,然后说了句没有。

李白倒也没说什么,继续睡了。

下午的时候李白才醒过来。

妲己好像是去找姬友玩了,李白起身来,黑着屏的电脑被他打开,按照惯例他去微博看了看。

他看到有一条消息是艾特自己的,是韩信所在公司的官方微博艾特的,李白笑了笑刚想转发,然后手滑打开了评论区。

首条评论是一个曾经看他不顺眼的人,评论的内容粗俗难听,李白甚至好奇为什么这个人看见了自己出书的消息。他看着那些粗俗骂语感觉眼眶有点热。

“仗剑天涯不就是一个写书好看一点的gay,居然还能出书?”等等。

有李白的粉丝在下面为李白辩护,统统被那人骂了个遍。李白突然觉得对不起那些粉丝。

那人的确手握自己许多把柄,因为被那人讨厌所以也被人肉了很多消息。

李白转发不到三分钟,他的微博也出现了那个人的评论,也是骂语。

李白心情郁闷甚至很是烦躁。

他把手机拍在桌子上,换了套衣服直接出门。关上门的力度有点重,哐的一声响彻整个房子。

窗边的白色风铃孤独地摇得猛烈,乌云遮蔽了光线,风铃上像是蒙了一层灰,颓唐不堪。

李白简约白的手机放在电脑旁边,也许是不想带,也许是忘了带。

不论如何妲己在回来的时候都惊恐万分。

韩信在这时候按响了门铃,显然是先来看一眼李白再回家。

妲己打开门:“韩信!我哥不见了!”

韩信皱了眉下意识打开自己手机拨通李白电话。而李白的纯音乐铃声在房间响彻。

韩信突然也慌了。

“我出去找找,你在这等他。”

妲己点点头,谁也没注意到各自手机上天气预报是大雨预警。

韩信匆忙跑出去因为抬头看见了乌云便拿了把伞。他有点心慌。

李白面无表情坐在公园长椅上,他觉得这个天气差不多要下雨了,可他不想回去。他知道自己没带手机,至少远离一下那个世界也好。

李白被雨淋得湿透,他没理。有撑着伞的人路过看他像是看神经病。

李白站起来估计是被湿透的衣物弄得不舒服。刚站起来就听见有人叫了他一声。

“李白。”

来人的声音低沉,李白回头一看是韩信。只不过有几分狼狈罢了,他撑着伞但是被淋湿的部分还是很多,甚至那红发也已经湿了。

韩信大步向他走过来,他让李白把伞拿一下。

李白照做了。

韩信把西装外套脱下来套在他身上。然后抱着他。

李白显然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连伞都掉了幸好韩信伸手握着他的手才稳住了。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突然出走。别理那个人。那个人差不多要被举报封号了。”

李白也知道瞒不过韩信,而那个键盘侠也的确差不多要被多人举报而封号了,李白突然觉得自己像是怄气。

可心里总是难过。

“你是不是难过,李白?”

李白点点头。他分不清是他自个儿哭了还是湿了的头发滴水。太难过了。

被人说gay,虽然是事实但却戳心窝上。之前出书也是因为被称为有怪癖的作者而被拒绝。糟心。

李白任由韩信抱着没说话。雨越下越大了。

韩信抿唇。

“李白,我喜欢你。”韩信感觉这可能有点唐突但也还是说了。

“我和你都是同,说实话。我能喜欢你吗。”韩信的语气变得小心翼翼,用李白的描述就是韩信像只忠犬。

“我能给你时间考虑,你要是拒绝那我就继续追,你看怎么样。”

李白愣着看着他。这时候他倒是像个无赖了。

这一切来得恍惚,李白被揪回去的时候韩信离开前还抱了抱他。

“你淋了雨,记得好好休息。”

李白从浴室里出来。妲己已经累得回房间睡去了。李白看着他和韩信的聊天记录,说起来韩信其实蕴含了很多要追自己的信息。他看透却不说破罢了。

这一下韩信直接说出来,其实李白到现在也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耳尖通红。

李白蹲下来靠在门上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打开和韩信的聊天板面。

仗剑天涯:你看过《简爱》吧?

国士无双:恩,你不好好考虑和我在一起你瞎看些什么。

仗剑天涯:不是……里面有一句话……

国士无双:“我要你一辈子都在我身边——做我的第二个自己和最好的人间伴侣。”这句?

仗剑天涯:……是。

韩信那边好几十秒没有发信息,李白有点失望。

等他刚站起来,手机就响了一声。

国士无双:你把门开一下。

李白心里一惊,跑去开门。

把门打开后抬头看见韩信,韩信低下头亲他脸颊。

“你……!”

韩信毫不客气的抱着他,虽说双方都是睡衣但丝毫不影响韩信抱着他。

“怎么,不是要和我在一起的意思吗。”韩信弯眸笑着看他。

“……是。”李白心虚地垂下眼帘。倒是把韩信逗笑了。

韩信把李白松开了一点,对准他的唇部轻啄一口。

“这是晚安吻。”

李白像是被鬼迷心窍,搂着韩信脖子回亲了一口。

“那晚安。”

韩信笑了松开他。然后凑到他耳边。

“我爱你。”

李白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

似乎是心有灵犀,韩信知道李白睡不着。韩信给李白发了一句话,让他安心下来。

“明天见,我的李白。”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