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劫

你好。
祁情。

写文的。写东西自己爽就好了。

主cp
王者信白云亮
楚留香华武邱蔡少暗双暗

楚留香区对酒行星汉灿烂
云梦祁孤渺,暗香祁云鹤,华山祁尽道




雷all程咬金all

你我二人,共度余生

私设看前一个谢谢啦quq
虽然我知道没什么人喜欢看

李白,文学系新生。

正面临着开学一周以来最大的考验。

文学系处在的楼层在二楼,政治系在一楼。此刻,韩信正站在下面。举着写着李白的纸条。

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看见,便也引得讨论声此起彼伏。

韩信似乎还不嫌事儿大,手插着裤袋对着李白的方向喊:“李白!什么时候上完课,我去找你!”

才不要。

李白“嘭”的一声合上书。被老师瞪了一眼又乖乖地打开。

“不要受外面干扰。”讲台上姜子牙这么说道。

韩信在下面等久了,也厌了。肆无忌惮地坐在花坛上,往二楼文学系的课室看过去刚好可以看见靠窗的李白认真做笔记的样子。和那天重逢时一样,淡色的发垂下几丝,碍着了人儿就把它们拢回耳后,然后抬头继续听课。

真好看。想娶他。韩信想。

下课铃响了,韩信蹭一下就坐起来,走进教学楼上楼梯,在楼梯口等了很久都看不到李白的身影。

走进教室才发现剩他一个人,很认真的背着笔记。他没有抬头也没有发现韩信。韩信就站在门口看他, 安静的场面他此刻倒是不想打扰。

清朗的声线套在中规中矩的教材里倒是格外的好听,韩信倒也不是不会背笔记,只不过他属于玩玩便过考试的人,倒是从不知道这些笔记能被读得如此好听。

李白直到背完笔记才发现韩信。

抬起头就与对方相视实在尴尬。韩信笑了笑走到他旁边坐下后,拉进了距离,金色的眸子直视人的瞳孔:“你放我飞机咯。”

李白倒真不是故意放他飞机的,不过是认真忘了时间而已。

“不是故意的。”

李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笔记合上,收拾东西。

手腕被突然握住。

“为什么那么努力,以前也是这样的吗,我不在的时候。”

这让我怎么回答。李白想。

被你追着追着就喜欢上你了,要追赶你的步伐,要和你走在一起,所以才会那么努力。

这样回答吗。

心中这么想着,口中出来的只剩下一句:“你就当...是我为了超过你吧。”

韩信愣着。

突然间就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就是为了我啊。”

看着笑傻的韩信,李白将还没放进袋子的本子拍了一下韩信的脑袋:“想什么呢,走了。”

韩信扶着人的肩和人一起走出教室。

人儿安静地听着韩信的故事,没有评论也不会插话,倒是笑得一脸愉悦。韩信知道这是李白的习惯,听别人讲话,从来不插嘴,评论向来等到对方说:“我讲完了。”才会说出。

天已经变黑了,初春的湿润让空气有点闷,李白的脸稍稍红了几分。

教学楼的夜灯已经开了,打到李白脸上,很是好看。李白定睛看着说得欢脱的韩信,突然韩信转过头来,亲在他脸颊上。

本来安分的人把韩信推开:“做什么!?”脸上的红更加明显。

韩信无辜的眨眨眼睛:“这么看我不是要我亲你吗?”

“才不是!”

TBC

写不出刀子也写不出糖,将就吧...

不会有玻璃渣的,之前的那是做铺垫,到后来都会迎刃而解。

肯定HE

看我什么时候写了。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