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劫

你好。
祁情。

写文的。写东西自己爽就好了。

主cp
王者信白云亮
楚留香华武邱蔡少暗双暗

楚留香区对酒行星汉灿烂
云梦祁孤渺,暗香祁云鹤,华山祁尽道




雷all程咬金all

你我二人,共渡余生

韩信熬夜了。

把李白送了回去后就去酒吧打游戏了。摸了摸口袋是刚刚进场前旧友给他的一支烟。

随便到一个24小时营业的超市买了个打火机,走进大学城若无旁人靠在路旁的椅子上,天已经微微泛白了。韩信想李白应该睡得很好,这样他就放心了。

“哟。真早。”韩信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一个褐色头发的学生,高挑的身材,此刻那双眼睛盯着他看。

“赵云啊。早。”韩信低下头来吸了口烟,又抬起头把烟送回天上去。半垂眼帘看似很享受。但其实他已经很久不吸烟了,此刻倒是忍住了想咳嗽的冲动。

赵云把手上的书弄整齐,抬头看着他:“你知道校内吸烟会被处罚么。”

韩信没有看他。凉嗖嗖的风吹过来弯都不转,直接过来吹散了韩信吁出来的烟。


“赵云,他来了。我以为他是因为我来的。”

赵云瞳孔收缩了一下,继而恢复原样。“那你想怎么样。”

“韩信,我们成年了,喜欢这些事情再也不是你初中那样成天到晚收情书然后你笑说都接受了的时候。”

“你要是喜欢你就上去追行不行。你是不是韩信?我他妈的老大韩信呢?拿着破棍子都能打得别人叫妈的韩信呢,你他妈假的吧?”

韩信把烟掐灭了。扶着额头。

“我怕啊赵云!我们都是男的,你和诸葛亮已经被家里人接受了,那我一个孤儿怎么办,如果李白父母不接受那我们还是要分开。我身后没有父母,只有他了。”

“更何况。”

“我们还没有在一起。”

李白在第一声闹铃响后起床。

照进来的阳光明媚,伸了个懒腰手机响起来。

QQ的信息是很久前加的韩信。

龙.:起了吗。

此间凤舞:起了。

龙.:洗脸刷牙,给你买了早餐。

此间凤舞:好,等等。

李白下到楼的时候,韩信已经提着早餐等着他了。细长的耳机线被人取下来。

“好了?”韩信走上前去揽过人的肩,提起装早餐的袋子。“闻一下。”

李白闻了闻:“馄饨?”

“我追你那段时间听别人说你挺喜欢的,我就天天让不住校的人给我买然后托人放在你桌子上。”

“我就说那个时候怎么回事儿,如果不是扁鹊说没毒我都要扔进垃圾桶。”李白把手放在唇旁,浅浅地笑了笑勾起一个弧度。



韩信挑了挑眉。

“李白,你真傻还是假傻,我现在又要追你了。”

李白僵硬的回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韩信的脸。

“恶心的。李白你要点脸。”

“你以为韩信是谁,初中女友一大堆,喜欢你一个男的做什么。”

“恶不恶心啊两个男的。”

“李白还以为韩信真喜欢他。”

嘈杂的喧闹的声音。

扁鹊的极力维护。

自己蹲下来哭的样子。

被撕碎的韩信的信,自己悄悄的写上去的回应被读出来。

“太恶心了李白你。”

“不要!我不要!再一次...再一次...”

李白突然挣脱韩信的怀抱。

韩信站在原地。孤立无援。手里的馄饨盒子泛着白光。

这天是不是要下雨了。

扁鹊站在窗边看着。突然听见摔门的声音。李白慌忙地冲进来,上了床蒙着头。

扁鹊叹了口气。

看着突然颓废的韩信走了一步后,雨滴就掉落下来了。韩信把馄饨扔进了垃圾桶。

扁鹊觉得要和他谈谈了。

TBC

我思维比较跳跃,所以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多出来的设定但是符合大纲的。

比如信信。

信信在这里是孤儿,和刘邦张良一样。

孤儿院的老师曾经在带他们出去玩的时候因为看见同性恋破口大骂。他心生恐惧,刘邦和良也一样。

然后在这里骂白白的人都不用管,情节需要(你)。大概代入平时直男癌的形象就行了。

我真的在这篇里不写刀。

只有糖和车。这章...应该...不虐?

噢对了你们没有看错。
酒吧里打游戏:)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