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劫

你好。
祁情。

写文的。写东西自己爽就好了。

主cp
王者信白云亮
楚留香华武邱蔡少暗双暗

楚留香区对酒行星汉灿烂
云梦祁孤渺,暗香祁云鹤,华山祁尽道




雷all程咬金all

凡尘 「1」

 

沉默华山x温润武当。

华山之上。

  两只白鹤飞过。隐隐约约可见剑气交错。
片刻后,其中一只白鹤上掉下一个人,沾了大片鲜血,染红了白衣。白鹤落荒飞去,一翅生疼,竟逐渐脱力。

  掉下来的少侠用最后一点力气提气轻身,仍在掉下来时发出了重物拍打雪地的声音。不断流出鲜血,奄奄一息。他抬眸望一眼周遭的华山弟子。

  叶素凡便看着他,上前把他从染红的雪坑里抱出来。豆大的雪正密集,叶素凡将他抱紧了一点,才听见他正在说话。

  “好痛……。”

  

  龙渊的弟子发现了一只折翼之鹤,小心翼翼地开始护理它。
温暖的房间内,白衣少侠躺在床上,两眼放空,不知在想什么。叶素凡已是第四次喂药,他却只是抿嘴转头。叶素凡不恼,只是无声地看着他,将药放下,云游的云梦弟子会再熬一份温热的送来,凉了也无碍。

  屋外寒风凛冽,第五次将药送至人嘴边。“说痛的是你,不喝药的也是你,折腾什么?”

  那少侠愣了愣,把头转过来了。叶素凡把药送去,看着人嘴唇微动,将药汤饮尽。

  罢了,叶素凡刚想离开,便看见床榻上人的目光正看着自己。“多谢……”

  叶素凡回得很快,下意识就是一句无碍。眼前人垂眸,眼中尽是悲哀。看得叶素凡有点心疼。

  “少侠是为何落到这里?”叶素凡问到。他没有问名字,毕竟只是人间过客,随手一救,能牵扯出多少故事呢。

 而人却不说话,良久才说了轻道一句不方便透露,又想了想什么,抬头与叶素凡对视着。“不知华山能否收留一下在下,在下这段时间回武当……可能有点麻烦。”

  叶素凡沉思片刻,自己平时都奔波于江湖,常在外留住,这房倒是不怎么回来。便点了点头。

  那人笑了笑,道:“有劳少侠了,在下武当弟子即尘。”

 叶素凡点了点头。“华山叶素凡。”
  
武当俊杰前十即尘。叶素凡想着。怎么会突然受重伤落到此地。是江湖恩仇还是演戏?

  近日雪越下越大,叶素凡脸上表情不变,却渐渐生了几分不安。清风十三式应该仍在那个地方,不会有人知道在哪的。

  今年的华山也没什么不同。

  

  

  即尘闭目养神,耳边是关门都盖不了的风雪声。

  突然听见那风雪声中夹着熙熙攘攘的讨论声音。便戒备了起来。片刻后听见了敲门声。“道长,我们是华山弟子,来看一看您。”即尘心里纳闷,看什么,一个病号有什么好看的。

  这么想着,起身去开门。

门突然打开,夹着冰碴子的风便一涌而上吹入房间,也刮得他的脸有点生疼。

  “诶诶道长你怎么只穿了里衣来开门啊,很冷的啊!”

  即尘笑了笑,侧了身,示意那几个华山弟子进来。关门后房间便温暖了许多。

  女华山笑着讨论着什么,即尘躺回了床上闭目。

  “道长除了你我们师兄还未抱过谁的。”即尘轻声嗯了一声,眼睛都没睁开。

  “道长你真好看啊,好好调养。”即尘道了句谢谢。

  渐渐的意识昏沉,几个华山仍在说些什么,却已经听不清了,迷迷糊糊中似乎听见门被打开了,风雪之声响了片刻又逐渐减少了,来人的声音很好听,几个华山嬉笑着,门又被开了。

  露在被窝外的手被轻握起,放回了被窝内。

  即尘便睡去了。

  

  

  叶素凡将粮食放在桌上,看了一眼还未醒的道长。抚了抚剑鞘,今天先例行去看一看清风十三式罢。

  他扭头出门,看见了门边那件带血的衣服。背上的鹤正流着血。

  叶素凡将衣服拿起,出门在悬崖扔掉。巡逻时让历练弟子出去买点衣服。

  

  寂静山谷内,一处几乎无法看见的洞穴。叶素凡用脚将积雪清开,就这么走下去了。

  而摆放着清风十三式的地方,除了覆盖的白雪,便再无一物。

  叶素凡回头,一个穿着鹤舞的人背对着他,匆匆逃走。

  定睛一看,衣服上没有血。

  可近日,到这里来的武当,就只有即尘一个。










时间设定是清风十三式失窃前,华山是和华真真高亚男同级别的人物。道长是被心有不甘的师弟打下来的,折翼之鹤也代表道长的修为受损。

哭辽,写着写着睡着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