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劫

你好。
祁情。

写文的。写东西自己爽就好了。

主cp
王者信白云亮
楚留香华武邱蔡少暗双暗

楚留香区对酒行星汉灿烂
云梦祁孤渺,暗香祁云鹤,华山祁尽道




雷all程咬金all

是糖也是刀……?龙信狐白

我看着这座城的模样。

很难想象千年前的龙狐之战在此肆虐八方。

我有一个恩人,叫韩信。

曾经的龙族将军。

他和我都是能长生的人,他是神我是被他在千年前收养的妖类。

这千年,韩信似乎喜欢上了流浪,可当我一问起他,他却说:“鸩,你错了,这不过是一个惩罚。”搞不懂。

我修成人形,在人间成为一个说书人。

而韩信一直喜欢窝在他的洞穴之中,远离他的种族。

他的洞穴中摆放着很多东西。

他与我说:“鸩,这些东西,是他存在过的证明,是我在这里守望的缘由。”

搞不懂。

挂在他洞穴前的灯微微闪亮,刻着李白的字样。

放在他洞穴案上的,是一叠竹简,刻着李白的署名。

和他的银色长枪放在一起的,是一把紫色长剑,挂着狐族的玉佩,刻着李白。

有时候,他在这里一坐,便是一天。

也许是一生。

我作为一个说书人,混得还算风生水起。

那一日是雨天,韩信走进客栈。

“鸩,我要离开。”

我没说什么,桌上的茶的温度还未冷却些许。流浪是他的习惯,不需他讲。

“这次可能要挺久,几百年吧。”

“你说什么?”

我站起来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韩信自己坐下来,自己倒了杯茶,“我感受到了他的灵魂,我要去找他。”

“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李白是谁吗,不是很想知道千年前发生了什么吗。”

我点头。

他举起杯。“那我便与你道来。”

千年前。

龙族和狐族本友好往来。

龙族首领不知听信谁谗言,放弃和平,下令灭掉狐族。

那时韩信和狐族将军李白活的潇洒,双向仰慕在一起了。

韩信承诺说:“我会劝吾王,保全你和你的族人的。”

李白听到的时候愣了愣说:“好。”即使这不可能。

一次战后,韩信去见李白,他看见李白受伤了,手腕上的血如流水般,刹那之间就将手臂染红,隔着战场他看见李白对他笑了笑仿佛在说我没事。

他急急忙忙告别首领,却没看见首领眼中那抹深意。眼光移向韩信那把长枪。那是个好东西。连神都会被此斩到消亡。

狐族营帐韩信抱紧李白,李白的手已经止血,他一直安慰韩信自己没事,战场就是这样的。

韩信说:“你明明有机会将剑刺入我的胸膛令我重伤。”

李白说:“即使在战场也不舍得你受伤,不是你的长枪我应该庆幸,不过是一个虾兵小将。”

韩信揉了揉他的发。

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滋生在胸口之中,有几分苦涩。

到底……是什么感觉……

他心慌。

下一秒有龙族闯入。

韩信有几分措手不及,搂紧了李白向后退去。龙族首领走进来:“我的将军,你在此时,还要和这个狐族人往来吗?”

“陛下,他不过是我的爱人,还劳烦您放过他。”

首领半眯眸子:“放过?我可是要灭掉狐族,他也是狐族的一个人。”

首领笑了笑拿出韩信的长枪。

“我的将军,你若是对我忠诚,便杀掉他。”

韩信没动。

首领眉头一蹙:“这样吧,今日要么你杀掉他,要么你和他一起死。”

韩信和李白是何许人,他统一的大业必将被他们阻拦,除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韩信和李白是很厉害。但他动用了整个军队,再不济,也能杀死这两个人。只要他们死掉,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

李白一直看着一切。他在韩信耳边嘀咕了几声,眼泪突然就溢出。韩信瞳孔收缩。“你真的要…如此吗。”

李白点了点头。

“没关系的。”

首领笑了笑:“决定了吗。”

他递过长枪。

韩信接过长枪,回头看一眼这个无能而残暴的君主。

“劳烦您,在我杀掉他的下一刻就走开。”首领点点头。

这是韩信第一次握着长枪手在颤抖,他曾经尖锐的眼眸对上李白永远柔情的眸子顿时软下来。

他将长枪刺入李白胸膛,李白倒在他的怀里。首领满意离去。

“不错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白没有流血。韩信抱紧他。

他没有流泪,龙族是不会流泪的。

但他的心已经碎掉。像李白此刻已经慢慢散成碎片的躯壳。

“韩信,我们狐族的灵魂不会消亡,但需要几百年的时间来稳固,再寻找躯壳。你杀了我吧,我不怪你。”

“求你活下去。”

韩信在战后辞去了将军的责任。他来到很久以前他和李白相遇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是一切的开始。龙狐交好的祭典上,李白与韩信的眼神隔着舞台互相触及。李白笑了笑,有个姑娘点了点他的肩,他转过头去和姑娘讲话。韩信继续盯着他,暗叹他的好看。

李白回过头来,对他点头笑了笑。

散去时,韩信远远看着他和自己族人谈话。

这时候,李白回过头来,在找些什么。看到韩信的瞬间就停下,有几分开心的笑了。

韩信身上千万种荣耀,千万份不羁。

最后只输给这回眸一望。

这消亡的最后只留在他一人心中的笑。

我没有说话,韩信叫了一壶酒。

我总是负责给他满上。

“鸩,我一定要找到他。”

这千年,韩信一直没有遗忘过寻找他,韩信一坐就是一整天的日子,将元灵放出巡视整个世间,他一直看不见那个紫色的灵魂,那个最熟悉的灵魂。

他有的时候会和我说他冷了。

我给他披上衣服。

他说:“鸩,是我的心凉了。”

是了,找不到爱人,而爱人在这个世界上的证明只有他留下来的东西,而不是他本身。

龙不会哭,会控天地,而天会下雨。

这场雨,也许是他的哭泣。

“鸩,我一直都说我的流浪不过是一个惩罚。你如今懂了吗?”

已经懂了。

这条白龙将流浪千年当做自己杀死爱人的惩罚,当做没有履行自己与爱人间的承诺的惩罚。

“那为何要和我说呢。”我问。

韩信抬起头来笑了笑:“我害怕我这以后找不到狐狸忘了自己是谁,只知道寻找他而忘了寻找他的目的,你是这天地间,唯一一个,记得我,记得这一切的人了。”

韩信离开的时候,我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孤寂。

他的惩罚马上就要结束。他的爱人马上就要归来。

几年后我娶妻,带着妻子在街上走时。我看见了韩信。

韩信也看见我了,他笑了笑。

他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颓废,旁边站着一个紫发的男子,站得笔直。两人意气风发。

那男子在挑选物品,看到韩信看着我,道了句什么。

韩信不知说了什么,男子便笑。走过来和我说了句你好。

那是晴天,妻子问我为何如此愉悦,我说:“没事。”

阳光下韩信的宠溺和李白的笑熠熠生辉。

那条白龙的流浪终于走到尽头。

那只狐狸的漂泊也终于结束。


“我”是一个假角色,以这个视角来看而已!!!!和白龙是朋友————!!!!!!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