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劫

你好。
祁情。

写文的。写东西自己爽就好了。

主cp
王者信白云亮
楚留香华武邱蔡少暗双暗

楚留香区对酒行星汉灿烂
云梦祁孤渺,暗香祁云鹤,华山祁尽道




雷all程咬金all

凡尘 「2」

  即尘在风雪声中醒来,模糊中似乎看见谁站在旁边,心下一惊,抬手御剑。待看清楚了是叶素凡才慢慢放下手。

  叶素凡看着他戒备的动作皱了眉,却没说什么。

  “道长,你今天一直都在此吗。”叶素凡身后一个女华山弟子道。

  即尘点了点头:“我的衣服只有那一件,沾了血,中途我醒来时发现不见了,但是我也不必出去,便没有留意。”

 女华山神情复杂,叶素凡与她对视一眼,摇了摇头。女华山对即尘抱拳行礼。“多谢道长。”便转身与门外一位女华山一起离开。

  叶素凡将被风吹熄的蜡烛重新点上,即尘在床上坐起看着他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何事。”叶素凡道。

  即尘看了他一眼,食指敲了敲下巴。“照理来讲我不过是一个暂时在此调养的武当弟子罢了,想必你们门派大能是不会来管的,只是今日居然来问我的活动,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叶素凡将门关牢,坐了下来。“清风十三式失窃了,很多弟子,包括我都看见一个武当出现。只是近日风雪颇大,没有外人进入华山,更别提武当。你是唯一一个。” 即尘心中纳闷,“如何看出那是武当?”

  “他身上穿着和你一样的衣物,不过没有血渍。”

  烛火在房内摇曳。即尘沉默不语,思考着什么。叶素凡看着他一本正经模样,问了一句:“你当真没有出去?”

  即尘愣了愣,对着叶素凡挥了挥衣袖,里衣衣袖轻薄,材质上好却一点御寒能力都没有。“看好了?我这样出去不冷死才怪。”寄人篱下,衣物无多,哪敢再添不必要的麻烦,不如早点修养好了回去罢了。只不过,回去又要解释了。

  叶素凡点点头。似有千言万语,却没说出来。
既然不是,那又是谁。清风十三式贵为华山秘笈,藏身之地却不过几个人知道罢了,而重要之人——那出现的武当,到底是嫁祸,还是混淆视听。

 即尘喝了药,云梦弟子为方便他尽快调整,放了适量的催眠药物。这使他需要大量睡眠。叶素凡刚准备走时,又看见这思考着的武当早已入睡,头不时点一点,生出几分呆呆的感觉。叶素凡没察觉到自己嘴角一点勾起。无声地走到人面前将他姿势调整,又为人盖好了被子。

  正欲离去,即尘却不知梦见了什么,发出一点痛苦的呻吟。“师弟…我右臂已伤…我已是强弩之末…我救不了他们……你就与我走吧师兄求你了……”叶素凡转头,才发现刚才没有注意到,已入眠的人的额头早已覆了层细汗。“我不是不救…师弟…我…”

  云梦在梦中来往,在梦中医治,此番场景,怕是早有所料。一个云梦弟子提灯而入,叶素凡后退了一点看着。云梦的治疗很快结束,走前仍叮咛一句:“这病乃心病,若是再出现这样情景,请叶少侠务必和我们说。否则,这不只是心病,乃心魔。”

  叶素凡点头,将话记在心里。他坐在床边抬手去抚即尘的额头,那一层细汗仍在,却不惹人厌烦。睡梦之中的即尘,不知是感受到了什么,还是云梦的治疗的确有用,梦话逐渐减少。

  只是那一句句轻微的求你了师弟仍让他心疼。
     白雪皑皑,华山之上的太阳终究是在这雪天之中落下了。

评论(2)

热度(8)